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虚拟资产本身的基础技术区块链没问题

注册并登录App即可领取高达 60,000 元的数字货币盲盒:点击此处注册OKX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复旦大学进行演讲:虚拟资产本身的基础技术——区块链是没问题的,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在这个平台里面你做金融创新非常容易,成本也比较低。

来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公报

以下是演讲致辞全文:

尊敬的陈志敏副校长(复旦大学副校长)、张军院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钱军院长(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各位同学、各位校友、各位在在线的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也非常感谢复旦大学给我机会来到这里跟大家见面。
首先,请问在座的朋友们去过香港吗?去过的能不能扬扬手!那太好了,我就不用讲了!你们去香港,香港给你们的印象怎么样?可以有朋友、同学们讲一讲你的感受或者观察,可以吗?美食,对,我们有超过200家米其林餐厅,此外我们地区也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小吃店。早阵子在香港推出消费券时,我到地区推广,到了在九龙深水埗区的一家小店,地方不大,那里坐不到50人。我在那里逗留了大概20分钟,碰见几群年轻人,几群年轻人是从哪里来的?有几位是从深圳来的,几位从广州来,几位从马来西亚来,几位从泰国来,还有我们本地的人。一个小小的地方,这么有趣,坐着几群不同的年轻人,我就很好奇,跟他们聊天,问他们怎么晓得来这个店?你们猜猜看,他们给我的答案是甚么?是「小红书」!所以到内地我也要看它。
香港其中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我们回归以后到现在26年,赖以成功的一个优势,也是我们往后能发展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一国两制」。在「一国两制」这个独特的安排之下,我们可以得益于内地庞大的经济规模市场,同时也可以联通世界,所以这个优势让我们在一国以内实行不同的制度,一个资本主义市场的制度,以及《普通法》制度,我们的资金、人才、货物自由流通,这个优势让我们在国家的发展中有很特殊的位置,也可以发挥很独特的功能。
去年,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习总书记去了香港,在香港他发表了重要讲话。这个重要讲话中有几点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其中习总书记说「一国两制」是一个好制度,要长期坚持,这个制度不单对香港好,对国家也好,对国家也重要,是国家体制中一个很独特的安排。所以你们可以看见「一国两制」写进我们国家的《宪法》中,也写进了共产党党章里面,是一个很庄严的承诺。他的讲话中也讲到,香港的独特地位和优势,包括之前所讲的优势、跟国际对接的标准、习惯、做法等等,必须保持。去年他来讲这番话的时候,具有特殊的意义。为甚么这样说呢?一方面大家晓得我们过去几年碰到了三年多困难的时间,有「黑暴」,然后有新冠疫情,香港跟外面可以说往来差不多隔断了三年多。境外对香港的认识有误解,尤其是美国对我们国家进行打压,对香港而言,可以说西方媒体都是一面倒的作一些不完全的报道,甚至可以说是误导、不全面的报道。
那时候甚至有人说,回归25年了,「一国两制」是50年,那50年后怎么样,开始有这样、那样的一些猜疑。所以习总书记来到讲的这一番话非常重要,不单对香港老百姓,对国际投资者、商界、投资人都非常重要。
他讲了这两点以后,他提出的第三点其实是给我们在特区政府里面工作的人一个提点。他说要将「有为政府」跟「高效市场」更好结合。大家晓得,香港过往一直都奉行「积极不干预」,可能大家都有听说过,就是作为政府,我们营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然后在里面就「百骏竞走,能者夺魁」。不同产业、企业在里面竞争,竞争得胜就出来,我们不挑冠军,也不选某一些特定的行业,是这样的一个思路。
大家可能会觉得,为甚么香港会发展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因为国家改革开放40年,给香港一个很好的机会,顺应着国家的经济发展,香港不断在转型。过程中,得到国家在政策上很坚实的支持,所以我们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现在各个经济体互相竞争非常厉害,我们再用过去一套想法的话,是不是最好、最理想呢?是不是能为市民提供最好的发展机遇和经济成果呢?
我给大家一个数字,我们金融服务业发展不错,占我们GDP(本地生产总值)大概22%左右,每年统计时的对比,有些时候高一点,有些时候低一点,大概是21%到23%,走不出这个框框。雇用的人口是多少?雇用的劳动人口才7%左右。专业服务香港也相当高水平。换句话说,你们看一看,在香港如果从事金融行业、专业服务,工作好找,生活不错,收入也蛮高!但是如果不在这几个行业,找工作不困难,我们失业率是很低的,但是发展的机会、上流的机会是不是最好呢?不一定。我们的产业比较单一,所以香港要提升发展水平,要给我们的经济增长添加动能的话,我们就要多元经济发展。
在多元经济发展中,就要以创新科技作为一个重要的手段。一方面它是国际发展的一个大趋势;另一方面,是要用好香港这方面的一些优势,等一会我再展开来说。但是如果要发展创新科技的话,2015年那时的政府已经开始说推动创新科技的投资,把资金放进去,前前后后我们投放了2,000亿元,把创科的生态搞蓬勃起来。但是创科生态蓬勃起来也不够,为甚么呢?如果没有好的科创企业,就没有好的就业机会,没有好的科创企业就汇聚不到人才,是吗?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的话,我们要更积极主动,积极有为。所以当时习总书记这样说,也是给香港社会在这方面的观念上转过来。转过来就是说特区政府在这方面拿一点资源,给一些特殊政策去推动发展,大家就比较明白为甚么,比较愿意一起去推动。
刚才提到我今天的讲题主要是说金融、创科双引擎引领的黄金机遇,为甚么这样说呢?因为香港进入一个新阶段,我们会有新的机遇、新的发展,这也是我今天来这里想跟大家多介绍、多讲的。回归以后,我们在政治上出现过一些内部矛盾,就是刚才说曾经出现社会上的事情。后来,《国安法》在2020年立法,在2021年我们也通过了完善选举制度,所以现在已落实了「爱国者治港」,社会也稳定、平稳。在这个环境下,可以说大家都比较有这个共同的愿望,就是说我们要全力拼经济了,我们乱不起了,也不能乱了。
为甚么说是一个新的阶段呢?去年七月一日这届政府接任,我刚才讲了这个背景,讲了习总书记给我们发表的重要讲话,这届政府上任以后,我们要积极有为,怎么办呢?我们要「抢企业」、「抢人才」,要主动出击,不要坐在那边等人家来。在我的办公室,我们设立了一个叫「引进重点企业办公室」,从去年十二月底已经开始工作了。同时,为了吸引重点企业过来,我们就想,怎么样吸引人家来呢?比方我们到上海、内地其他地方,很多政府都可以有一些特殊的政策。过去在香港,基本上没有。我们就说,这样吧,你这个企业,如果是一些在重点范畴,我们希望能吸引过来的,我可以在政策上给你特殊的政策,给你配套。甚么是重点范畴呢?一个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另外一个是生命健康,还有医疗科技,还有一个范畴是金融科技,另外一个范畴是新能源、高增值的制造业,主要是这几个范畴。如果这几个范畴的企业愿意来的话,不管说是批地──大家晓得香港的地很贵──或者是你要带人才过来,我们都可以有商量,同时也考虑到在这个过程里面,他需要一定的人才,一时之间香港不一定完全能供应,那没问题,你把人才也带过来,所以这个「引进重点企业办公室」,我们就有这样配套。另外,也拿了一点钱,不多,大概300亿港币,从我们的外汇基金里面拿出来,反正我外汇基金是投资的,这些企业过来,如果他说:「我带了这么多技术,给你创造了这么多的就业机会,带来人才,那你特区政府有甚么表示呢,能不能也表示一下你对这个项目的承担,能不能投一点」,我们乐意投一点,但是我们不做大股东,大股东还是留给创业者,但是我们通过投资,表示特区政府的支持。
另外一方面,我们「抢人才」,所以在政务司司长办公室以下开了一个人才窗口。大家可能有听说过「高才通」计划,我们去年年底推出「高才通」计划,然后同时把我们几个其他的吸引人才计划的条件放宽,主要是程序方面比较简单一点。结果反应不错,从十二月底到今年六月底,半年时间左右,申请的大概超过91 000宗,我们批了超过54 000宗。复旦大学的同学、校友肯定是我们「高才通」很希望能吸引过来的,所以在这方面,也欢迎大家考虑。我们这个计划还在大力推进,在人才方面,大家都晓得,现在不同的经济体的竞争,还是人才的竞争,有人才,你就有产业;有产业,就带来人才。
刚才讲这三点,就是说在这个新阶段里面,我们跟过往的做法不一样的地方。具体来说,有甚么新的机遇呢?可以说,我们新的机遇,在「十四五」规划里面,给了香港「八大中心」的定位,有几个是国际的中心,包括国际航运、贸易、金融中心、创科中心、航运中心,还有两个是区域性的,一个是区域的法律服务解决争议中心──因为我们是唯一在「一国」以下同时用中文跟英文的普通法地区;另外一个就是区域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第八个是用香港这个特殊地位,就是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这八个中心的定位,时间关系,我不会逐一展开来说,我自己认为,香港要有好的发展,我们必须要在以下前提下发展,第一个是以我们自身所长,服务国家发展所需;第二,对接好国家发展战略。在这个大局里面,如果我们能把握好,那我们的发展就是服务国家的发展所需,国家肯定继续会支持我们,而且我们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放到这八个中心里面,我觉得国际金融中心跟国际创科中心,这两点在现在的地缘政治里面尤其重要,也可以说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对国家,如果要做特殊、积极的贡献的话,这两个是主要的范畴。
金融这一块,大家可能觉得奇怪,为甚么还讲金融呢?香港不是国际金融中心吗?不是做得很不错吗?是的,香港得到国家的支持,是国际金融中心,但是往后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而且国际金融中心这个优势、这个竞争非常厉害。有些时候,有朋友把香港跟新加坡比。错了,我们要对比纽约、对比伦敦。我们作为国家的国际金融中心,我们未来的发展应该怎么做。回归26年,国家给我们很大的支持,所以香港金融市场发展得挺不错。我给大家几个数字,上市公司的市值,我们现在是4.6万亿美元,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才4,100亿,增长了10倍;我们资产管理的规模,现在也是4.6万亿美元,三分之二来自境外,那一九九七年是多少呢,4,000亿,所以也是增长了10倍;股票市场以外,发债怎么样,我们去年发了大概2,000亿美元,一九九七年发了200亿美元,所以也是10倍;银行的资产,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大概10,000亿美元,现在大概3.7万亿美元。这几个数字,就可以说明,在国家的支持以下,顺应着国家的发展,我们不断转型,我们的金融其实发展得不错。
那下一步应该怎么样呢?下一步,刚才我说竞争很热烈,而且不单纯是竞争,社会在变,科技变革很快速,我们要开辟新的赛道,旧的要做好、要提升,另外要找新的,希望在新的领域,我们能领先。
原来做的,我举个例子,我们的这个IPO(首次公开发售股份),就是上市融资平台。就上市融资的平台而言,我们做得不错,有时候,有些朋友把香港跟新加坡比,我给大家几个数字。我们股市市值,刚才说是4.6万亿(美元);新加坡大概6,100亿(美元),我们是它的七倍以上。它的上市公司600多家,我们是2 600多家。IPO集资,2021年,我们筹了美元大概424亿(美元),去年市场比较马马虎虎,我们也筹了130多亿,他们是筹了38亿。我们的成交量日均是163亿美元,它的日均大概9亿以下。所以这个对比就很清楚。在这方面,我们筹融资可以怎么办,可以怎么样提升我们的竞争力?其实这一块的压力很大的,我们不断在想怎么样在IPO的筹融资不断走在前面。
我是2017年当财政司司长,上任以后,我头一个给同事的任务,你猜猜是甚么?我就跟大家说,几年前,阿里巴巴要来上市,上不了,大家晓得我们损失有多大。现在这个任务就是说,几个监管机构,你们坐下来,找一个方案,要让新经济公司,就是新经济体,有「同股不同权」架构的,跟一般不一样的,我要让它上市,你们好好商量一下。有不同意、争论解决不了的,你就把这个争论的地方拿来,我们在特区政府里面考虑,考虑完了以后,我们就「拍板」怎么做,到时候在社会上,有这样那样的批评的话,我们出来「顶」。我们这样一做,2018年四月份──几个月就做了一个方案,然后在香港,我们做这些工作都要咨询,咨询好几个月──2018年,我们推出。各位朋友,从那个时候到现在,这些上市的公司有250家左右,它们占我们上市公司的数目──总共2 600家左右──差不多10%不到,但是它们是每天的成交量的四分之一。如果当时我们不走这一步,我们今天股票市场,会是另外一个模样,所以这是一个例子。
但光是这个不够,为甚么光是这个不够呢?比方这次我来上海,看见一些人工智能的企业──特专企业──它投很多钱下去做科研,技术上,它领前,经济效益还未跟上来,所以我们已经在三月份开了一个版块,让特专公司在香港上市,你不符合上市利润要求、收入要求,没关系,只要你是特专科研公司,你就能上市。这一步很重要,这一步就会助力我们,一方面把这些公司带来香港,可以面对国际投资者去筹融资,同时间也助力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发展,这是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例子是「互联互通」,2014年开始,我们有沪港通,头一年成交量不大,现在的成交量已经上去了。股票通以外,后来有债券通,然后从去年开始,有衍生产品的股票期货,今年有利率互换的互换通,这个例子就说明在国家这个金融市场有序开放里面,我们可以作为试验田,也可以作为防火墙,一方面助力国家金融市场有序对国际开放,同时间也盘活了我们的金融市场。这两个还不够,还要把这个「互联互通」放在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大战略下,再要给它丰富。现在我们国家占全球的贸易量总额大概13%,但是用人民币作支付的不到3%,我们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不同经济体的储备货币,用人民币的也不到3%,所以这个完全有空间增加,尤其是现在地缘政治的局面。我去年十月份去中东,后来去了东南亚,我深深体会这些国家、这些地方,都非常注意分散它们的投资和风险,这不单纯是投资地点,还有相关的货币。换句话讲,未来人民币的使用会越来越多,我们作为离岸的人民币业务枢纽就可以有所发挥了,拿了人民币以后,他要投资,他有些时候也要管理汇率的风险,所以我们就在香港,在这方面要丰富人民币的产品,同时间也丰富风险管理的工序。打个比方,现在我们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我们挑了24个,都是流通量比较大,你可以同时用人民币买或港币买,用人民币买完以后,港币卖出去也可以,完全对通的,这样的话,他们拿了这个人民币,就能来投资。
我们另外一个举措,就得到中证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支持,已经推出了让一些在香港上市的国际公司纳入互联互通里面的「南向通」。换句话讲,这些企业来香港上市,不管它是从中东来,从哪里来,过往它来这边上市,它吸引是国际资金,现在不单纯是国际资金,内地的投资者可以用在岸人民币,通过互联互通买它的股票。这样的话它的流动性就提高了,它的价值就稳住了,所以对这些企业而言,来港上市也有好处。同时间也是助力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用人民币发行债券,鼓励内地的地方政府到香港发人民币绿债,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所以,发展好香港离岸人民币业务,助力国家的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是我们另外一个工作的重点。
这两个以外,绿色可持续金融,我们很有优势,而且这个很热。我们去年发行的绿债跟绿色贷款不多,大概800亿美元,但是已经是亚洲排第一,我们发行的绿债,在亚洲我们占的市场份是三分之一。我们从2018年开始逐步做,这两年我们大力做,而且我们的想法不单纯是提量,我们要为绿债定标准,定基准,以至于我们可以在区内作为绿色可持续金融的引领者。这个对我们发展有好处,同时也服务内地的绿色经济转型。
我们发行的绿债包括有多种货币,美元(绿债)我们发行30年(年期),我们发的时候在亚洲地区政府发行的绿债,用美元的话,只有我们发的年期这么长;我们发欧元(绿债)发20年(年期),当时候也是破了纪录,第一家这样做。同时间,绿色金融这一块,我们也让大家参与,大家拥抱这个绿色金融,我们就发零售绿债,规模不大,200亿港币,都超额认购。我们发行的美元、欧元债券,主要投资者还是来自欧洲跟美国。最近这几年也多发行了人民币的绿债。所以绿色可持续金融,我们在为市场订基准。
有一个研究报告说,我们国家未来30年,「3060」这个双碳目标要达到,需要资金量很大,你可以想一想这个业务量有多大,所以这方面能做好的话,也是很有前途的一块业务。
这个以外,我们要开辟新赛道。怎么开辟新赛道呢?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就把金融跟科技结合。大家可能有听说过互联网3.0,对吗?互联网3.0在不同的经济体有些时候有一定的争议,因为过去几年你看见有一些虚拟资产平台倒了。我们研究了一下,总结了这方面的案例的经验。我们认为虚拟资产本身的基础技术——区块链,是没问题的,而且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在这个平台里面你做金融创新非常容易,成本也比较低。所以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个肯定往后一直发展下去。我看了过往这些案子,是因为它们这些倒闭了的公司没有被纳入一个好的监管架构里,所以它们出现经营的问题,比方说它把自己的资金跟客户的资金混在一起;也比方说,它自己是平台,也做庄家,有利益矛盾。所以我们就想把它拉入一个好的规管框架里,就可以让它负责任地持续发展。所以在这一块,我们抱持的态度就是「相同业务、相同风险、相同规则」,尽管体现的方式可以不一样。我们在宣布以后,引来很大的反响,现在来了大概150间这类公司,大部分落户在我们的数码港。在金融这一块,这个是我们其中一个开辟新赛道的例子,希望在这方面,在很多人还是抱怀疑的态度时,还未有定出谁是领先者以前,我们就把握空间。
另外一个就是把绿色金融和绿色科技扣起来,把香港定位作为绿色科技和绿色金融中心,这两个引擎可以相互推进,发展一个新的产业。现时在香港的数码港和科学园,有100多家绿色科技企业。香港的金融生态里,风投(风险投资)、创投(创业投资)跟私募基金非常蓬勃,所以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来香港发展这个生态环境比较完备。
金融讲得很多,创科是怎么样呢?创科方面刚才讲过,我们选了四个范畴,这四个范畴中,我们的优点,或者是我们暂时的优势是我们的大学在某一些范畴,比方说是人工智能,比方是医疗科技,有好几块我们有比较突出优势。商汤科技就是在香港中文大学出来的。
我们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创科支持。过去几年,我们把一些资金交了给数码港、科学园,补贴不同的科研机构跟它们带来的人才在香港的生活,建立一些在这方面的科研平台。现在建了大概16个左右,往后在这方面我们还要加大力度,去盘活创科企业在香港的生态环境。
创科这块,我们觉得香港要发展好,不能够单看自己,我们一定要用好国家发展战略里给我们的优势。这个优势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优势,因为尽管我们有比较好的科研力量,但是在产业转化、生产和建立产业链的话,我们如果能够跟深圳、东莞、惠州、佛山和广州一起,就可以优势互补。这样的话,整个产业链就比较完备,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跟广东和深圳一起合作,在香港靠近深圳一带的河套区里拿了一点地,然后在附近再拿了一点,加起来大概200多300公顷,加上我们的资金,我们就在那边希望能做到数据跨境流通,因为做科研数据很重要。在这方面,国家相关部委原则上已经同意,就是在安全情况下让数据「过河」。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河套区作科研,再加上相当部分引进的重点企业,会落户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因为跟深圳也很方便,两边人员来往就很方便。其他配套的政策,我们也出台了一点。所以创科发展,是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一个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去发展。
讲了这么多香港的创科金融的情况,结束以前,想跟大家讲一讲,香港除了发展,除了赚钱以外还有甚么。去过香港的朋友,刚才说,我们有美食──其实香港这个地方,很不错的。我希望大家多来,大家多来,你会不断地有新的发现。饮食文化以外,香港是一个信息流通、很自由的一个社会。我们那边山水不错,有空走走郊野公园,水上活动也很好。
此外,文化艺术生活也不错。过去这几年,疫情期间我们有一些文化设施落成了,有M+博物馆,一个当代艺术的博物馆,很不错。而且,它里面展的东西从四方八面过来,我们也投了不少资源进去。还有故宫也借给我们不少的展品,在香港故宫博物馆展览。
可以说,香港在工作以外,生活方面很方便,也多姿多彩。在香港,希望大家过去的时候,也把家带过去。小孩念书来说,香港也很不错的。我们有很好的传统学校,也有不少国际学校。国际学校有50多家,有不同地方的课程──美国、英国、德国、新加坡、日本、法国,可以选的是很多。
最后是,如果大家来创业好不好。创业就实在太好了。为甚么我这样说呢?香港在「一国两制」以下,制度不一样,是比较市场化。在香港,你可以有大湾区的市场,而大湾区的市场做得好,全国都是你的市场。所以你来这边创业,你的业务,一个方面是内地,另外一个方面,也很国际化。我去中东、去东南亚,都碰见一些香港过去的初创企业,成功的开拓它们的市场。另外,除了IPO融资以外,私募基金、创投基金、风险基金非常蓬勃,我们的私募基金是内地以外,全亚洲第二,如果说是对冲基金更是第一。所以在这方面,发展的时候需要资金融资也容易,找人才也比较好找,尤其是我们现在从四方八面招揽人才,所以到我们那边发展的时候,带人过去,或者是从国际招聘人过来,都比较容易。从人才、技术、资金,到发展到一个阶段要上市,我们都有不同的方案。
欢迎大家多到香港,走走看看,大家如果有甚么问题的话,到香港投资、开公司、找工作,有哪些困难的话,也可以找我们。 
我就先讲到这里,感谢大家。 

原文出处:,不代表云顶量化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云顶量化是币圈专业量化策略团队,团队成员均有3年以上金融量化实战经验,主要针对比特币量化(BTC),以太坊量化(ETH),狗狗币(DOGE),SHIB等各种虚拟数字货币推出资金费率套利策略和合约趋势型量化机器人策略。经过长时间实盘测试,策略的稳定型,实用型,可行性都是顶尖水平。

量化客服微信:dx185388